访《公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 尺度之最作何解 -西部网

2017-04-08 18:11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剧照。资料图片

中国观众对周梅森并不陌生。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之前,他创作的《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等反腐题材电视剧已经让很多中国人对他耳熟能详。

《人民的名义》播出,收视率超乎他的预见,甚至有人说,这是史上标准最大的反腐电视剧。尺度之最当作何解?周梅森说,不在剧中案件之大,亦不在官员级别之高,而在于咱们终于可能正视当下的社会政治生态了。这种开诚布公、坦诚相见的信念,也正是让他再次执笔的真正能源。或者说,《人民的名义》之所以能与观众会见,本来就是反腐深入的一个成果。

尺度之大不在官高,而是我们敢于面对当前的政治生态了

记者:《人民的名义》里有多少成分是切实案件改编?有多少出自艺术虚构?

周梅森:文学艺术创作不是报告文学,不能完全按照已有案件来写,但这多少年在社会中发生重大影响的典型案件我也没有躲避,比如故事一开真个小官大贪,侯勇表演的处长家里搜出2亿多元的案件,我把它当作开篇布局的引子。

我为什么用这个真实的案件呢?就是愿望能给观众实在感。

记者:领导干部为了不出错,索性在面对现实复杂性的时候敢作敢为,在您看来这也是一种腐败吗?

周梅森:是的。我感到不担当、不作为也是一种腐朽,这次在《人民的名义》里也都予以了揭示跟批评。我们的政治生态里确切有一局部官员就是这样,对这种景象我们也不该躲避。

我们很多文艺作品,尤其是主旋律文艺作品,跟事实和观众是很隔膜的,文艺远离生活的状况有一部分是由政策和管理偏差造成的。但这一次,我很快慰地看到,文艺政策和治理在这一方面有所改变了。

记者:《公民的名义》中的腐败官员高至副国级,有人说这是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剧,你认同吗?

周梅森:我觉得所谓的尺度最大并不在于官员的职务之高,而是在于我们当初能够正视当下的政治生态了。过去这是我们做不到的。剧中的很多对话,过去是要被剪掉播不出来的。这实际上也体现了党反腐的决心。

党反腐的决心才是我创作的基本动力

记者:为了创作《人民的名义》,您曾到监狱与腐败官员背靠背交换,您也曾说,在这些交流中您无比感慨的是,腐败官员不是魔鬼,也是有血有肉的人,这样的懂得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帮助?

周梅森:一方面,文学是人学,所以任何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腐烂官员也不例外,他很可能就是你我友人圈里的一个人;另一方面,你要有对中国社会、政治生态的深刻理解,才华对反腐题材的创作有整体的控制。

我想表现的不仅是人性的反腐,更是思考和建立制度层面的反腐。但文艺作品不是单纯的说教,要通过人物故事和其产生的环境来显现。作家必须保持观察和思考,尤其是写政治小说的作家,更要观察中国社会的变更。当然,创作也需要契机。比喻《人民的名义》的创作契机是最高检的同志找到了我,但如果没有这个,也可能有别的契机。只有有好的政策环境,好的作品一定会出来。

记者: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倡廉对您最大的触动是什么?

周梅森:让我看到了党反腐的信心,也看到了中国社会的盼望。这也是我创作《人民的名义》的基础能源。

反腐伴随着我们改革的全过程,从来没有中断过,也素来没有离开民众关注的焦点。光是为了管住吃吃喝喝,我们党出台的相关文件就许多,然而一些干部的嘴还是没管住。但十八大以来的政治生态中,就这一点来看,哪个省、市、自治区的官员还敢乱来?真的没有。这是一个细节,但从这个细节上我看到了党的决心,看到了政治生态的明显变革。从前我写了很多反腐小说,但腐败气象越来越重大,我就以为很没劲。十八大以来,老百姓看到了活力。我觉得没有任何人会像中国共产党一样希望去除腐败。

记者:有人说社会事实已经超越了作家的假想,这种情况下作家的追求和作用怎么体现?

周梅森:这确实是一个艰苦。有人问我,你写了这么长时间的反腐小说,有没有觉得想象力枯竭。我说生涯没有枯竭,艺术就有翻新,这是一个基本情理。腐败分子太有想象力了,他们做出的事也真的超出我们的设想。文学艺术或者不能兴邦救国,也不至于亡党亡国,但是文学艺术会形玉成部社会氛围中异样重要的一个方面。文学艺术和时代是相干的,不能说现实已经走了很远了,文学艺术还掉队很远。全国人民都在关注反腐,这种情形下,如果文艺不关注、不在场,那就是文艺的失职。

站在党跟人民的立场上,大方向就不会错

记者:有人说反腐题材创作是一个敏感区域,创作者对糜烂问题的认知和判断在作品中如何体现,都是很难拿捏的,您怎么看?

周梅森:确实很敏感。这里面有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这是创作者必需把握好的。你站在党和人民的破场上,慷慨向就不会错。假如你站在反对派的破场上,就是另一回事。然而我认为,真正站在反对派态度上对党和人民的好处进行全面否定的创作者是几乎没有的。所以问题仍是出在艺术创作怎么管的问题上。

记者:你对目前主管部门对文艺创作支持的可持续性有信心吗?

周梅森:我确实有一种担心。由于改变政治生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件。为什么这部作品这么引人关注?因为很多货色超出了作品本身。

一方面是国民等待、社会等候,老庶民太须要这样的作品了;另一方面是从前10年咱们的文艺工作者并不拿出这样的作品,这个差距造成了社会对这部作品的超高关注度。

十八大以来,中共反腐世界凝视,人类历史上这么一件宏大的事,却连一部反应它的像样的作品都不,真是说不过去。作为作家、编剧,我深感愧疚。但我还是强调,这是有起因的,不是作家不想写。我始终在写,但写了发不出来,是环境不允许,不是作家不乐意写。起码有相当一部分人违心写、愿意承担。好在当初转变了,欲望这不是一阵风。我渴望文艺政策能激励精良艺术家跟上时代、反映时期。

记者:改造开放以来,党的反腐倡廉素来没有中止过,您也创作过良多反腐题材的小说和影视剧。在今天,您认为反腐的局面跟过去有什么不同之处必须引起关注?

周梅森:十八大以前,一方面社会财产极大丰富;另一方面,从官员政治道德到社会的普遍道德都下滑严重。官员阶层应该是社会的精英阶层,应当用道德的最高尺度来恳求他们。有的问题对个别人来说可能只是个人问题,但在官员身上就是非常严格的问题。

在《人民的名义》中,我借用剧中一位省委书记的话表白自己的观点:“在有些地域、有些部门,我们的党员干部的道德水准已经低于一般国民,靠这些道德水准低下的干部来管理一个地区、一个部门,这样的地区和部门搞得好吗?”这是我的意识。

今天,党反腐的决心让我从新看到了生机。只有将反腐的决心实行到底,中国社会就会有很好的未来。

编辑: 韩睿